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女频言情 > 穿成年代文里的真千金 > 穿成年代文里的真千金最新章节列表

第492章 你礼貌吗?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值得一提,余家婆媳并不是一味的凶悍,她们俩懂得审时度势,还懂得软硬兼施。

这不,打开门一看,沈家人口不少,其中还有青壮,料想硬拼的话,己方的战力多半拼不过对方,便改变策略,不来硬的了,开始来软的——

打不过就卖惨装可怜,把自己放在道德至高点准没错。

不得不说,余家婆媳的策略还是很有效果的,她们俩的哭嚎声很快就引来了一大波吃瓜群众。

来自附近的吃瓜群众纷纷围拢过来,尽管他们曾经见识过沈静芝的武力值,不敢靠的太近,但他们还是对着沈家的大门指指点点,交头接耳。

可以预见,要是这事儿处理不好,沈家的名声就完了。

人在家里坐,锅从天上来。

沈静芝磨了磨牙,随即气沉丹田,力聚舌尖,发出一声狮子吼:“全都给我闭嘴!”

此言一出,吃瓜群众噤若寒蝉,不敢出言招惹沈静芝,统统闭嘴。

余家婆媳吓了一跳,下意识的闭嘴,双双看向沈静芝。

待看清沈静芝的长相,婆媳俩不约而同的神色一松。

余家婆媳不清楚沈静芝的底细,眼见她标准的小白花长相,一副楚楚可怜、柔柔弱弱的模样,就没把她当回事。

让我闭嘴?

哼,我偏不!

许婆子撇撇嘴,再次爆发出响亮的哭嚎声。

许小翠紧随其后,也哭嚎出声。

一时间,余家婆媳的哭嚎声响彻杨柳胡同。

这么一来,又有一大波吃瓜群众闻讯赶来,沈家大门口愈发热闹了。

其实,余家婆媳的哭嚎声不仅惊动了不相干的外人,还惊动了杨佩琴等人。

之前,杨佩琴等人知道沈静芝约了冯嘉望等人在堂屋里谈事,而且谈的不是一般的事,便远远的避开,以免打扰到沈静芝谈事。

后来,杨佩琴等人隐约听见一些动静,但他们心存顾虑,不敢轻举妄动,便选择了听而不闻,两耳不闻窗外事。

现在,大门口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动静,杨佩琴等人没法继续假装自己是小聋人,不得不出来查看情况。

眼见该来的,不该来的,全都来了,沈静芝光洁的额头青筋直跳。

我的板砖呢?

沈静芝环顾四周,想要找块趁手的板砖,却见沈佳妮走上前来,递给她一块板砖。

沈静芝:“……”

自家堂妹是如此的贴心,我应该庆幸才是,但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不过,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如何收拾这些闹事的。

沈静芝收束发散的思绪,扬了扬手里的板砖,高声道:“有事说事,不要无理取闹。再无理取闹,我只好教你们做人的道理了!”

说罢,沈静芝就将手里的板砖捏成粉末,然后扔向哭嚎不休的婆媳俩。

在弥漫的尘埃中,余家婆媳乖乖的闭嘴了——不仅仅是因为她们俩不想吃灰,更重要的是,她们俩后知后觉的意识到,沈静芝外表看似柔弱,其实不好惹。

沈家的门前,陷入诡异的寂静。

一旁的余美珍见状,迟疑半晌,站了出来,来到沈静芝跟前。

余美珍是个要脸的人,她不愿在大庭广众之下与人争执,奈何亲妈和大嫂都熄火了,这个时候,她别无选择,只能亲自出马了。

余美珍措辞片刻,面带微笑:“小姑娘……”

“你谁啊?”沈静芝抬手打断余美珍,“姑娘就姑娘,为什么要加个‘小’字?这样称呼一位素未谋面的姑娘,你礼貌吗?”

你看上去年纪就很小,撑死了十六岁吧,不称呼你“小姑娘”,难不成称呼你“老姑娘”?

那岂不是更不礼貌?

余美珍满脑子都是槽点,保持微笑:“姑娘,我叫余美珍,是宋婉纯和施程远的母亲。我听说,你们把我家姑娘藏起来了……”

“听说?你听谁说的?”沈静芝再次打断余美珍,“光天化日之下,你怎么能胡说八道,诬陷无辜市民?”

沈静芝一再打断余美珍的节奏,这让她心里很不爽。

但众目睽睽之下,她不好发火,只得好脾气的回答道:“我是听……”

咦,人呢?

刚刚还在这儿站着的,怎么一眨眼的工夫,人就不见了?

关键时刻,他、他、他,怎么就消失了,怎么能消失了?

余美珍左顾右盼,都没找着施程远的小伙伴,脑袋上冒出了三个大问号。

施程远的小伙伴……自然是跑了啊。

原来,刚才随着沈家的大门打开,施程远的小伙伴惊讶的发现,施程远好端端的站在沈家人身边,而且靠的很近,看上去颇为亲昵,怎么看都不像是受到胁迫的样子。

当时,他就意识到,施程远多半已经和沈家人达成了和解。

换句话说,施程远根本不用别人来救,他领着余美珍等人过来救人,实属多此一举,甚至是帮了倒忙。

额,帮了倒忙……

那么问题来了,他还能从施程远那里拿到期盼已久的火柴枪吗?

要知道,他之所以不辞辛苦,陪同施程远前来杨柳胡同,不是因为他讲义气,而是因为施程远做出承诺:完事之后,就把自己的火柴枪送给他。

火柴枪,顾名思义,就是用火柴来当子弹的玩具枪。

说具体些,火柴枪的子弹——也就是火柴头上的那一点氯酸钾——受到外力撞击,能够发出“啪啪”的声响,四舍五入就算是枪声了。

尽管火柴枪没太大用处,论威力,还不如弹弓,只能听个响,但在这个物资匮乏的年代,连鞭炮都不常见,能发出响声的火柴枪对十几岁的男孩子来说,极具吸引力,乃是他们梦寐以求的“装备”。

施程远的小伙伴也不例外,他一直想要一把火柴枪,却苦于没有机会。

现在好不容易有个机会,但貌似没能把握住。

就在他心情忐忑,患得患失的时候,他看到施程远朝他眨眨眼,动了动嘴唇,口型在说:“火柴枪。”

紧接着,施程远又朝他做了个手势。

事关心爱的火柴枪,他秒懂了施程远的意思,立刻按照施程远的指使,麻溜的闪了。

余美珍找了好几圈,都没找到人,只好把目光投向施程远:“程远,你说说看,你姐是不是被这户人家藏起来了?”

尽管这个时候,余美珍已经意识到,施程远的小伙伴不靠谱,他说的话可信度不高,宋婉纯未必就藏在这里。

但事已至此,她必须一口咬定,沈家人把宋婉纯藏起来了,否则的话,她无法为她们一行人打上门来的行为,给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解释。

施程远的那张小胖脸上泛起深深的迷惑,反问道:“啊,藏起来了?好端端的,这户人家为啥要把我姐藏起来呀?”

这话一出口,余美珍脸色立刻变了,因为她意识到,施程远反水了。

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

当初她就不应该心慈手软,就应该把他和他妈一起“送走”!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www.feis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s://m.feiszw.com/chapter-23004-23015104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官场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