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崇祯十五年 > 崇祯十五年最新章节列表

1252.第1158章 锦州去留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第1158章 锦州去留

……

很快,一颗血淋淋地头颅就奉上。

“王爷,追击吧。”

伊尔登请战。

阿济格铁青着脸不说话,目光有意无意的扫了洪承畴一眼。

洪承畴低头不语。

---明军撤退有序,悄无声息的就走了,其必然已经是预防到了追击,说不得布置了伏兵和陷阱,冒然追击,未必能有好果子吃。

洪承畴没有说话,但阿济格已经从他的表情中,断出了他的意思。

阿济格咬着牙,目光闪烁不定,就他内心来说,他太想追击了,和明军在义州城下僵持了两个多月,一次痛快的大战都没有,临了还让明军悄无声息的退走,这不是他的脾气,但想到孙传庭的用兵和难缠,伏兵是必然,他又有些犹豫。

最终,阿济格压住怒火,决定放弃。

“便宜他们这一次,全军拔营,返回锦州!”

……

明军撤走,阿济格自然也就没有了继续留在义州的理由,松山被围,锦州还空虚呢,于是他急急下令拔营,返回锦州。

走到半途,锦州派人来急报,就明军已经撤围松山,返回宁远和山海关了。

在这围困松山的两月间,明军一次攻城也没有,只是将松山周边的田庄扫荡一空,最远处,甚至是到了锦州城外十里,现在明军退去,松山周边的田庄都化成了废墟,几十里无人烟了……

明军退兵了,锦州危机解除了,但阿济格一点喜悦都没有,只有一股股的冰凉,从前胸一直渗透到后背……

到现在,他彻底明白,明军这一次攻击,不是为攻城略地,而是为了破坏大清在义州锦州生存的根基,没有了田庄,没有了汉人包衣,义州锦州这数万的军队,加上几万的蒙古人,他们的吃穿住行,都需要全部从盛京获取。

那一来,大清钱粮困苦的局面,就会更加的严重。

就像是没有了营养汲取的大树,迟早会干枯倒下。

“该死!”阿济格愤怒的将马鞭扔到了地上。

……

京师。

官道边挤满了看热闹的百姓。

旗帜飘扬。

持着长枪的军士维持秩序。

盖伞之下,几十名官员排列如仪。绯袍蓝袍一片。

原来是内阁首辅蒋德璟连同内阁诸臣,代表隆武陛下,出城十里,迎接班师归来的将士。

此次孙传庭带兵出喜峰口,虽然没有拿下义州,没有为大明增添一寸土地,但却是解救了数万汉人包衣,削弱了建虏的国力和义州锦州的防守,众军也都得到了锻炼,现在这数万汉人都被安置在了大宁、喜峰口一代,孙传庭又暂留王光恩、秦兵牛成虎部协助大宁防务,保证大宁地区的安全,加上侧翼有哈刺慎右翼的保护,即便阿济格心有不忿,想要报复大明,大宁也有足够的兵力,进行自我保护和反击。

“来了!”

当孙传庭的帅旗出现之后,兵部司礼官立刻大声传令:“呜铳!奏乐!”

砰砰砰砰,几十杆列成两排的礼铳按照先后时序,喷出了一团团连续的火光。

十面大鼓同时擂动,唢呐笙笛齐鸣吗,同时奏响了《凯旋令》。

众将簇拥之中,绯袍纱帽,披着大氅,无比威严的孙传庭缓缓走马而来……

与此同时,很多自发前来欢迎的京畿百姓,发出了一阵阵由衷的欢呼声。

万胜,万胜!

孙传庭表面平静,胸中却是激动,在他看来,此次并不算大胜,只是小小的达成了战略目标,削弱了建虏在辽西的力量,相比与消耗的钱粮,实在是当不起朝廷这么隆重的欢迎。

陛下如此恩遇,让他无以为报。

……

皇极殿。

隆武帝端坐殿中。

百官两侧。

武英殿大学士,本兵,大军统帅,蓟辽总督孙传庭进入殿中,大礼叩拜,平身,大声回报此次出征的战果……

行礼如仪之后,隆武帝传旨犒赏有功将士。

……

下午,隆武帝在武英殿宴请出征的副总兵以上将官。

和此前在皇极殿的行礼如仪、天子威仪不同,此时的气氛更加随和,隆武帝一边和众将饮酒,一边问起战中的情况,众将都知道皇帝是知兵之人,对答之间不敢隐瞒,将战场上的一些对敌细节,一一讲出。

隆武陛下听的仔细,听到高兴处,他哈哈大笑,听到战事焦灼时,他静目沉思……

一场宴席,君臣尽兴。

孙出庭滴酒不沾,算是饶过,其他将官大部分都喝醉了。

隆武也微醺,不得不将和孙传庭的对谈改到了第二日。

……

次日。

乾清宫。

隆武帝单独召见孙传庭。

青梅煮酒,纵论辽东战略,这是隆武帝和孙传庭又一次的长谈。

“纵观此战,建虏疲态尽显。卿以为,我大军何时可以兵出山海关,收复松锦?”

详细谈论了整儿战事的经过、纵论各部强弱和新式火器使用心得之后,朱慈烺问。

孙传庭急忙起身离席,拱手跪拜,肃然道:“我大军如果兵出山海关,收复松锦,建虏必举全国来援,此乃是国战,非准备齐全,绝不能轻出。”

“卿需要多少兵马,多少粮草和辎重?”朱慈烺问。

“兵马最少十五万,粮草辎重给养,最少一年所需。”孙传庭答。

孙传庭回答的很谨慎,也很保守。

朱慈烺沉思:“现在京畿各处,从京营,秦兵,宣府,大同,昌平,密云,玉田,蓟州,大宁,宁远,山海关,各处关防隘口,总兵力将近二十万,战时,我朝还可以征调土默特、张家口塞外三部、哈刺慎右翼的蒙古骑兵,除去留守的必须,综合算在一起,我朝可调用的兵力,最少有十五万。”

“这些年整顿下来,各处实兵实将,绝没有空额。”

“所以,兵马是不缺的,甲胄装备也齐全,现在缺的是粮草辎重。”

孙传庭点头,他即是军机,也是内阁,对于大明的府库钱粮,再是清楚不过了。

“粮草辎重之事,朕已经和蒋阁老议过了,朕心中也有一些谋划,明年七月之前,朕会将十五万大军,一年的粮草辎重全部给你备齐,”

“陛下……”孙传庭微惊。

“朕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朕不会加赋税,不会从老百姓身上取,”朱慈烺微笑了一下,随即肃然道:“至于朕为什么改变,也是不得不啊,此次之战,我军捣毁了义州锦州周边的田庄,两地的粮草已经无法自给,建虏国力更是疲惫,对义州锦州的支援,已经是力不从心。朕担心,多尔衮有可能会放弃锦州,收缩兵力,命令锦州守军向辽东撤退。一旦锦州的三万兵马逃跑,我大明就失去了借助第二次松锦之战,一举全歼建虏主力的绝佳机会,再想歼灭建虏主力,就得深入辽东腹地,往广宁、辽阳、沈阳走了,不但后勤补给的距离增大,而且地形也不为现在的将士所熟悉,”

“所以,我们必须在多尔衮下定决心,要从锦州撤退之前,发起松锦之战,令他不得不举全国之兵来援。”

“对我大明来说,从京畿从锦州运送粮草,路途遥远,建虏从沈阳往锦州运粮,也不近矣。”

“因此,松锦作为决战的战场,远比广宁、辽阳、沈阳更好。”

听完陛下所说,孙传庭脸色肃然:“臣,明白了。”

……

沈阳。

睿亲王府。

今冬的第一场雪正飘飘洒洒,银装素裹,整个王府都披上了一层白色的外衣。

温暖的暖阁里,气氛却是冰冷。

多尔衮负手来回踱步,脸色寒霜。

一个穿着建虏二品官服,蓝宝石顶戴及单眼花翎的干瘦老者,眼有风尘,正坐在下手,恭恭敬敬的等待。

正是刚刚从锦州返回的洪承畴。

义州锦州之战,虽然以孙传庭的撤退而告终,看起来大清守住了义州和锦州,好像是战事的胜利者,但在洪承畴和多尔衮这样的明眼人看来,这分明就是一场败仗,在明军的压迫下,不论军事还是民事,大清在这两地,都已经是举步维艰了。

义州锦州周边的田庄被捣毁之后,两地今秋颗粒无收,为了帮助两地守军渡过这个寒冷的冬天,大清不得不从盛京调运了百余车的粮草,分别送往两地。

等到明年开春,估计还得运送更多的粮草到这两地……

这大清来说,这无疑是祸不单行、雪上加霜。

……

洪承畴静静等待,偶尔抬头看向踱步的多尔衮。

他虽然老眼昏花,但居然也清楚的看到,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多尔衮的鬓间竟然也多了几丝的白发。

才刚刚三十八岁啊。

洪承畴不由感叹。

----辅政王看起来地位尊贵,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但谁又知道,多尔衮承受了内内外外的多少压力?这几年来,内政外事皆不顺利,大清最倚仗的军事,更是连连失败,多尔衮亲自出马也没有能挽回,反而耗尽了国库,将黄太吉多年的积攒,一朝罄尽。

虽然有大玉儿和小皇帝的支持,多尔衮地位稳固,将豪格一系压的抬不起头来,但多尔衮心里清楚的知道,如果他不能振作大清的国势,或者稍有疏忽,那些被他压制的反对力量就会揭竿而起,将他啃的连骨头都不剩。

多尔衮用尽了浑身的解数,为大清,为自己。

但奈何隆武不给他一丝一毫的喘息机会,辽南,朝鲜,现在又加上了锦州……

巨压如此,他要如何应对?

“锦州义州……真的无法挽回了吗?”

多尔衮倏的站住脚步,眼神痛苦的看向洪承畴。

洪承畴起身,不回答,只是哀戚的看着多尔衮。

多尔衮仰天长长叹息一声,闭上眼睛,痛苦无比的说道:“本王明白了……先生一路辛苦,去休息吧。”

“下官告退。”

洪承畴轻步退出。

“去请豫贝勒。”

待洪承畴走后,多尔衮对亲卫道。

因为朝鲜之败,多铎被连降两级,现在只是一个贝勒了。

当然了,王爵虽然降了,但多铎依然是镶白旗的旗主,是盛京的实力人物,也是多尔衮的左膀右臂。

……

很快,多铎就到了。

多尔衮此时已经恢复了平静,他屏退所有下人,声音清楚的将自己的忧虑和决定,向多铎所说。

“什么?放弃锦州义州?十四哥,你疯了吗?”

听完多尔衮所说,多铎针扎一般的跳了起来,用一种惊骇的,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多尔衮。

多尔衮脸色和声音都冷静:“我没有疯。夜来思量,反复思索,这是跳出隆武三面包围、我大清重整旗鼓的唯一办法,锦州义州两地的田庄,已经被南军破坏殆尽,今秋颗粒无收,数万大军的粮草都需要从盛京转运,现在盛京的情况你也知道,自给已经不易,何有多余的粮草,再拨给锦州?”

“大军无粮则败。”

“今年孙传庭虽然撤兵了,但他明年一定会再来,到时兵马会更多,战力会更强,隆武给他的支持会更多。与其最后锦州失守,兵马丧于敌手,倒不如现在就撤退,将两地驻守的兵马调回辽东,加强辽阳沈阳的防守,如此,我大清在辽南和鸭绿江兵力短缺的窘境,立刻就能缓解。安定鸭绿江,对朝鲜的惩罚之战,也立刻就可以进行!”多尔衮道。

……

多铎震惊的听着,脸色渐渐平静下来,他知道,十四哥说的有一点的道理,但是放弃锦州之事,他还是不能接受。

“朝鲜小邦,背信弃义,自当惩罚。但锦州是大清历经十数年,耗费兵马钱粮无数,毫不容易才打下来的,更有松锦大胜的辉煌,如今,只是因为明军破坏了那里的屯田,你就要放弃。朝臣不会同意,豪格他们更是不会同意!”

“黄太吉开疆拓土,你却放弃锦州,此议如果成,你声名扫地,这个辅政王,那就做不下去了啊。”

“所以哥,锦州不能弃啊。”

多铎大声的劝说,坚决不同意。

多尔衮眼中闪过痛苦,但声音却毫无犹豫:“现在如果不弃,等到明年,孙传庭卷土重来,大军包围锦州,我们救还是不救?如果救,必然是要倾国而出,但朝鲜和辽南,还有大量的明军呢,他们一定会趁势攻击我复州和凤凰城。留的兵马少了,守不住这两地,留的多了,又救不了锦州,到时我我大清必然左支右绌,无可为继,一个不慎,就有可能是灭国的大危,因此,我不得不有所决断。我作不作辅政王,不重要,但如果犹豫不决,断送了锦州的兵马,致使大清坠入万劫不复的境地,那我就万死莫恕了!”

……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www.feis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s://m.feiszw.com/chapter-24872-23015078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官场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