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战国大召唤 > 战国大召唤最新章节列表

1934.一千九百三十六章:苍梧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一千九百三十六章:苍梧

刘秀的突然消失,让刘邦有些错愕,这个山国的名将,就这样活不见人死不见尸,随同覆灭的还有五万蛮兵,那些刘邦引以为傲的蛮兵竟然没有一个活下来的,全部被诸葛亮焚烧待尽。

而刘邦现在也只剩下最后的十三万兵马,其余的城池守将见到韩军的旗帜皆是望旗而降,山国已然大势已去。

而刘邦的数十万兵马皆是被困于苍梧城,一时间人人自危,刘邦面色非常难看,短短半年的时间,大军却是连连败阵,连给他喘息的机会都没有,大量的国土丧失,让他的后勤出现了严重的问题。

苍梧

苍梧的地形和普通的都城不一样,城池建立在山顶上,主城上有一颗苍梧巨树,嫩绿的叶子在阳光的照射下金灿灿的,显得格外的好看,苍梧分内城和外城,刘邦似乎早就预防会有国破家亡的一天,在山顶上修建了内城,和正常在平地的郢城差不多,又在山下修建了外城,城墙高达六尺,几乎将整个苍梧山包裹在内,很难想象这样浩大的工程,需要花费多少人力物力。

苍梧城总共分三层,分别为低层的外墙,和山顶的内城,以及城内的王宫,这里的贵族平民也是两极分化,平民百姓将会居住在外墙的山底,这样方便他们外出耕种土地,而那些达官显贵为了和这些平民区分开,则是住在主城内,这就造成了两种现象,外城车水马龙,鱼龙混杂,虽然繁华,但各种问题和矛盾都会出现,而内城则是达官显贵,他们其中的富家子弟无聊了,或许会下山欺压百姓,找找乐子。

而在两类人中,又出现了第三类人,那就是商贾,他们虽然没有那些勋贵之家的身份,但又不想和这些贱民居住在一起,随后搬到山腰上,开辟出一块不大不小的山底,形成一处住宅,他们的女儿往往会打扮的妖娆多姿,往内城走,只为了吸引那些勋贵子弟,对他们而言,为妾也是好的。

吴起五十万大军围困在苍梧城下,看着眼前繁华的城池,不得不感叹,这苍梧城还真是个好地方,易守难攻,这样自给自足,几乎没有太大的问题,虽然眼下人不少,吃饭是个问题,但难保刘邦不会在城内储存了三年之久的粮草。

“倒是个麻烦啊!”吴起揉了揉脑袋,神色显得极其凝重,而韩休此刻也灰头土脸的走了回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倒是颇为狼狈。

“怎么了,竟然这般!”韩擒虎看着自己这个儿子,面色颇为狐疑,叫他去挖地道,虽然劳苦,但也不至于这个表情啊。

“嗨!别提了!这个刘邦真是狠人!竟然在地下修建夯土石墙,下面的土层十分难以挖开,几乎不用想了!“韩休拍了拍肩膀上的土壤,拿起桌案上的水壶,也不忌讳,倒了一杯后,大口的喝了起来,神色显得无奈道。

“倒是小瞧了这刘邦啊!”吴起眯着一双眼睛,半响道:“诸位!实在不行!我等强攻吧!”

“强攻怕是会损失惨重啊!”韩擒虎说到这里,表情严肃了许多,抚摸着胡须,指着眼前的沙盘道:“城内多敌兵!必然准备了大量的重弩和弓箭!硬是要冲上去,只会是死伤无数!“

“用投石车吧!将东西集中在一块!投射而出!先打出一个突破口再说!”诸葛亮摇晃着手中的羽扇,走向桌子,拿起投石车的木偶,放入外围。

“投石车也只能用到山下,山上的城墙又当如何啊!投石车运输不上去!这始终是个问题”韩世忠按着怀中的宝剑,指着颇为高大的苍梧山,眼中多了一丝凝重之色。

“走一步!看一步啊!先开此城再说吧!“曹操抚摸着呼吸,面色淡漠道。

“只能如此了!”

外城镇守的主将乃是朱瞻基,其麾下皆是配备了一杆武将,诸如:李存勖、宗罗睺、吕僧珍、蚩尤、元善见、元景安、朱珍、朱文正、吕布、汤和。

这些人皆是有一个身份,那就是降将,对于刘邦而言,这些人留在自己身边始终是个隐患,倒不如借韩毅的手,将他们除掉,而麾下的将士也是这个意思,他们也不害怕这些人有投敌的举动,这些人大部分都和韩军乃是死仇。

外城

“城内的守将听着!速速打开城门,恭迎我大军如城,否则城破之日,一个不留!“曹丕骑着战马,扯着嗓子对着城内高声呼喊。

“日月山河!保佑我朱瞻基,杀敌!报仇!”朱瞻基拔出腰间的佩剑,双手持剑,剑锋直指云霄,遮住了朱瞻基的半张面孔,此刻的朱瞻基已然不再是青年,步入中年的他,眼神变得凌厉,剑中的寒芒闪烁着让人不安的光芒。

“这……这………!”众人面色错愕,左顾右盼,却是不知道应当如何。

“临阵脱逃者!斩!”

“畏战不前者!斩!”

朱瞻基斜瞄了一眼身后的将士,众人皆是被这凌厉的眼神所震慑的咽喉发干,一时间竟然不知言语。

“冥顽不灵!”曹丕黑着一双眼睛,却是懒得再多言,调转马头,拔马回营,领走的时候路过史万岁身侧,曹丕面色淡漠道:“交给尔等了!”

史万岁看了一眼曹丕,却是懒得在多言,拔出怀中的宝剑,面色淡漠道:“进攻!”

“轰轰轰………轰轰轰………!”那宛如满天陨石的投石车开始不断的向着城墙抛杀而去,顿时城墙外围震荡起无数的烟尘,每一击轰杀在城墙上就好似地震一样。

朱瞻基眯着一双眼睛,当即怒喝道:“遭受轰击的城墙左右两边散开,在城下集合准备!两边预备队,一但敌军停止投石车,即刻弥补空缺,其余军队原地待命,防备敌军!”

“诺!”

“轰轰轰!”震耳欲聋的声音让刘邦睡不着觉,整个人心身颤动,不止是刘邦,在这一刻无论是平民贵族,无论是高低贵贱,在这一刻他们的内心是一样的,一样的畏惧。

内城城墙上

“大王!天冷了!”吕雉拿着一件单衣披在了刘邦的肩膀上,脸上止不住的关怀,此时的刘邦暮气沉沉,完全没用了昔日的意气风发,双手插着衣袖,不时的摸索着手臂,听着山底下的喊杀声,以及宛如乌龙的云烟,刘邦的内心,是久久的不安宁。

半响刘邦猛然抓着吕雉那滑嫩的手,神色凝重道:“如若本王败了!你可愿………!”

吕雉一把堵住刘邦的嘴,随即后退三步,对着刘邦恭敬拜道:“天上地下!吕雉皆随大王!”

“哈哈哈哈哈哈哈”刘邦不由自主的哈哈大笑,眯着一双眼睛,灰白色的胡子随风而动,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似乎他随时会爆发一般,半响刘邦喃喃自语道:“且看!且听!且莫着急!”

“轰……轰………!”每一击之下都会震荡起无数的烟尘,史万岁面色有些凝重,极目远眺的看着城墙,面色有些惊愕道:”什么情况!”

城墙虽然有损坏,但没有太大的问题,史万岁有些难以置信,当即拔剑怒喝道:“继续!快”

“轰……轰……轰!”石头不断的向着城墙轰击而去,到处都是乱石纷飞的局面,其中一个石头迎面砸向了城墙上的墙楼,顿时整个柱子都开始坍塌和木屑纷飞。

“该死的!”朱瞻基咬着牙,这些鬼东西他不是第一次领教了,在这些东西面前,人实在是太脆弱了,脆弱的不像话。

“轰……轰…轰!”这样持续轰击的场面足足持续了三天之久,而且是日夜连轰,从不停歇,为此韩军中连连报废了五六台这样的机器。

“轰!”终于厚重的墙面开始龟裂,史万岁眼看着自己的劳动有了成果,不由自主的咧嘴大笑,亲自操作手中的投石车,挥动斧子砍断绳索,怒喝道:“给我投!接着投!哈哈哈哈哈哈!”

“轰轰轰……轰轰轰!”韩军的进攻比之先前更加的猛烈。

“轰…”最终!压死稻草的最后一根稻草落下,巨大的城墙还是坍塌,无数的烟尘四下的翻滚云雾,外城的城墙总归是无法抵挡住韩军的日夜轰炸,即便是城墙上的士兵连日修建,也是毫无办法。

“杀!”史万岁猛然开口怒喝,麾下的将士纷纷爆发出超高的战意,一个劲的往前冲,却是没有丝毫的畏惧之色。

“冲啊!”数万人蜂蛹而来,向着破损的墙头纷纷冲去。

朱瞻基拔出腰间的佩刀,虎目盯着前方的敌人,看向颓废的己方士兵,朱瞻基歇斯底里的怒喝道:“将士们!生死存亡就在今日!胜者为战而生,败者畏战而死!杀!”

朱瞻基骑上黑色的战马,双目赤红,迸发出前所未有的杀伐果决之意,手中的战刀上下飞舞,挥动的炯炯有神,宛如蝴蝶闪动的翅膀,迎面刺向一个悍勇的韩卒。

“噗呲!”鲜血涌动,肆意的挥洒在朱瞻基的的脸上,此刻的朱瞻基已然化为一头凶猛的野兽,无情的撕咬着眼前的敌人。

“贼将张狂!看我来拿你!”李宣城怒喝一声,拔剑来战。

“去你娘的!你这数典忘祖,背主求荣之辈,看看谁先死!”朱瞻基持剑在前,双兵化为一道流光。

“咔嚓!”两人一剑而过,兵器在空中划过闪光,朱瞻基看着肩膀的剑痕,却是不在顾忌跪在地上的李宣城。

“哐当!”青铜剑掉落在地上,震荡起无数的血水,李宣城捂着自己的咽喉,瞳孔猛缩,眼中满是难以置信之色:“不……不可……不可能!”

“咔嚓!”后面追随上来的汤和一刀而下,斩落了李宣城的头颅,十分不屑道:“聒噪!”

“找死!“崇侯虎怒喝一声,双手拿着开山斧,猛然用力催动,化为一道黑色的旋风,正面向朱瞻基劈砍而来,怒斥道:“小子!受死!”

“叮!崇侯虎猛虎属性发动,个人武力值加10,旋风斧武力值加1,黑虎驹武力值加1,当前武力值114”

“少主!危险!快回来!!汤和猛然上前,一把拉住朱瞻基,将其护卫在自己身后。

“咔嚓…!”兵器应声而断,汤和的胸膛衣甲当即被震荡开,脆弱的和纸一样。

“噗呲!”汤和吐出一口老血,蓦然回首,推了一把朱瞻基,怒喝道:“走!”

朱瞻基正欲搭救汤和,而崇侯虎一招横扫千军,直接将汤和的人头砍下,鲜血撒了朱瞻基一脸,朱瞻基怒目圆睁的盯着崇侯虎,抱着汤和的无头尸体,朱瞻基猛然怒喝道:“我荆楚勇士何在!”

“嗖!”一声凄厉的器鸣,元善见手持战刀,猛然率领数千虎贲将士围困在朱瞻基面前,怒目圆睁道:“死!”

“叮,元善见奋然属性发动,个人武力值加8,基础武力值103,执牛鬼刀武力值加1,当前元善见武力值112!”

元善见手中的大刀长达七寸,其中有一寸乃是刀柄,刀身寒光凌厉,猛然挥动,宛如乾坤撼动逆转一般。

崇侯虎面色一愣,连忙举起手中的斧头,怒目砍下,怒喝道:“破”

“哐当!”两道重形金属相互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周边的武将士兵的目光纷纷瞩目而去,眼中满是惊骇之色,这两人完全打出了真火。

“去!”吕布怒喝一声,手中的方天画戟上下飞舞,化为一道流光,直刺眼前小将成济的咽喉,一瞬间血流三尺,一个无头尸体便是被吕布挑杀落马。

“吕布受死!”杜茂怒喝一声,手中的银枪上下翻涌,宛如万彩流光,向着吕布的四处要害奔袭杀去。

“蝼蚁!”吕布双目赤红,手中的方天画戟带起阵阵杀气,两杆神兵交汇之际,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宛如摧枯拉朽,直接洞穿了杜茂的胸膛甲胄,当即战死此地疆场。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www.feis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s://m.feiszw.com/chapter-24997-23134723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官场风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