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繁体! | 网站帮助
飞速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七海扬明 > 七海扬明最新章节列表

1334.章二六六 交接

加入收藏】【添加书签】【返回书页

章二六六 交接

李昭承看着周围宽广的土地,思索一会,问道:“那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裴元器不解李昭承为何有此一问。

李昭承说:“我和哥哥都没有继承父亲的智慧,我们的弟弟似乎也没有展现出相应的天赋,那以后帝国怎么办呢,父亲会老的,也会离开的。”

裴元器笑了:“这根本不是一个问题,因为帝国从来就不是属于你们李家的。李家皇位也不追求江山代代永固,我觉得你还不太了解你的家族,不了解你的爷爷、伯父和父亲,他们都是有大胸襟,大理想的人,皇位、皇权,对于他们来说,只是实现自己理想的工具,而不是凌驾于一切的基础。

这也是帝国亿兆利民,万千有识之士愿意支持皇室的原因。

西津是帝国政治氛围最为轻松的地方,这里是工业的重镇,亦是帝国工人运动的核心之地,这么些年我接触过很多被视为偏激、过激的政治理念家,他们在来到西津之前,总是有着对帝国统治的各种不满,但当他们来到西津,接触了欧洲各国,了解了其政治现状,态度就有所转变。

我们原本就生活在一个最为进步的国家,你、昭誉,亦或者将来李家其他继承之人,要做的就是让这个国家继续进步下去。个人的智慧仅仅是一种点缀,三个臭皮匠未必顶的上一个诸葛亮,但帝国有很多很多的臭皮匠。”

“好吧,您说的很对。”李昭承低头,表示受教了。

裴元器轻拍这个年轻人的脸,说道:“昭承啊,给你一个小小的建议,不要神化你的父祖,从你爷爷,到你伯父、父亲,他们都是活生生的人,身上都有各种各样的缺点,尤其是你的父亲,他的缺点和优点一样突出,所以,可以学,但不要模仿。”

七月初的时候,荣王李素从巴拿马地区来到了西津,而皇帝从申京派遣的使团也到了,正式宣布由荣王李素担任帝国西津地区的最高行政长官,而原长官裴元器回京,执掌中廷。

李君威安排儿子布置宴会,而李素则忙着熟悉本地的情况,一直到七月十日的时候,才消停下来。

李素之所以这么晚来到,是因为在巴拿马他也忙的不可开交,主要是监督《凡尔赛条约》在美洲的实施情况。

从地缘政治的角度来说,帝国在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中是获得了很大的战略利益。直布罗陀的获得,让帝国直接掌握了西欧的咽喉。在此之前,武装接管法国在北美的殖民地,对帝国的长远利益也很重要,至少李君威父子不用再担心,未来会有一个叫美国的国家挑战中华民族在这个世界上的地位。

但仅从经济利益上来说,帝国是有损失的,虽然借机打开了法国、西班牙本土的市场,但在拉丁美洲丢了不少。当年马德里条约签订之后,帝国指导西班牙的殖民地海关,并且协助其建立殖民地的海岸警卫,事实上就是独霸了西班牙在殖民地的市场。

但是随着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的结束,荷兰、普鲁士获得了更多与美洲殖民地通商的机会,而荷兰作为一个以贸易立国的国家,其实也意味着英国商品也会美洲对帝国商品形成竞争。

只不过,这是不可避免的情况。

原因就在于,西班牙殖民地向其他国家的开放,并不是英国、荷兰等战胜国的特权,如果帝国不同意,他们也取得不了类似的权力,根源的原因还是在于,这是西班牙各主要殖民地的诉求。

当然,并不是说欧洲各国的商品在拉丁美洲更有竞争力,如果是的话,这更不能得到帝国国内的支持了,事实是,帝国向美洲出口的主要是纺织品、金属五金、药品等工业产品、科技产品,在这方面,欧洲没有多少竞争力。

而欧洲商品在美洲最有竞争力的包括他们非洲殖民地提供的黑奴、艺术品奢侈品、煤炭等,这些与帝国方面并不形成直接的竞争。

但殖民地对向欧洲开放的最主要诉求,并非是得到这些产品,而是通过开放市场换取欧洲各国的对等开放,向欧洲主要国家出口烟草、棉花、蔗糖等原材料、消费品。

英国在上一次战争中就失去了所有的殖民地,所以对此最为欢迎,而普鲁士则随着经济的崛起,对热带出产的消费品需求高涨。相反,帝国却对棉花之外的原材料进行控制。

比如烟草,帝国实行的是烟草专卖专营,所有的烟草生产,都是帝国与烟草种植户签订合同,国内也不允许进口外国的烟草,而烟草种植也是帝国加快海外移民的手段,比如,帝国烟草总公司在十年前就对烟草种植户进行了重新梳理,在全国主要行省完全拒绝与烟草种植农场的合作,只与个体经营户合作。

这样省出来大量的烟草份额,这些份额全都转移到了海外,尤其是益州一带(巴西南部)。在这些海外领地,则接受烟草种植农场提供的烟草,还可以签订长期合同,直接促进大量的农场主向益州地区移民,并且在国内招募劳工。

至于蔗糖,帝国不仅有海外的热带殖民地,更重要的是,还有处于热带、亚热带的行省,尤其是南洋、琼州、台琉等地,这些行省的历史比帝国历史都悠久,怎么可能会伤害他们的利益呢?

而帝国也提供不了美洲殖民地所需的黑奴,所以西班牙的各大殖民地,迫切的需要与欧洲其他国家合作,而帝国要想保持在西班牙殖民地的影响力和控制力,就必须正视这种诉求,好在,目前还未对帝国商品形成竞争,因此一切都还顺利。

“荣王爷,听说巴拿马铁路要通了,原本为你准备了盛大的通车仪式,你却因为我,错过了一场好戏呀,真是过意不去呀,来,干一杯。”裴元器高举酒杯,笑着说道。

李素虽然是王爷,但也知道裴元器在皇室之中的特殊地位,他笑着说:“裴叔叔说笑了,国事为重,您为西津地区鞠躬尽瘁二十多年,却让我来摘桃子,真正过意不去的是我呀。”

“什么鞠躬尽瘁,只能算是尽心尽力吧。”

李君威摆摆手:“可不能这么说,元器前辈子就干了这么一件事,利国利民的大事,可不能自谦呀,整日把功劳挂在嘴上不好,但过度自谦也不好,你回国要执掌中廷,出任内相的,必须高头大马的回去,不能让人说出一个不字,找出一点茬子来,李素,你说我说的对吗?”

“王叔说的极是,极是!”李素连忙表态。

李素早已不是当年那个愣头青,他已经听出了李君威的画外音。

虽说裴元器在西津这些年功劳极大,不可磨灭,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而且在官场之上,个个都是鸡蛋挑骨头的主,甚至造谣生事者也不少。裴元器临走之前,可以布置、清理一些,但终究还是要走的。

裴元器要想不被人挑出什么不是来,还是要看李素这个继任者,能不能随时随地的帮他擦屁股。

“那就多谢荣王爷帮衬了,有裕王爷的面子,到底好做官呀。”裴元器笑着打趣老友。

李素却是脸上严肃起来,说道:“裴叔叔这话说对了一半,王叔的面子,我肯定是会给的,但裴叔叔这些年劳苦功劳,小侄是亲眼所见,西津能有今日,全凭裴叔之辛劳,小侄是由衷的钦佩。”

西津位于帝国大陆的西部边陲之地,包括了克里米亚半岛、顿河与伏尔加河以南,高加索山以北的北高加索地区,这原本是克里米亚汗国的领地,杂居着诸多的民族,在当年裕王西征之后和哥萨克清理,本地杂胡已经清理一空。

裴元器主政此地二十多年,西津已经从杂胡聚集之地,发展为了西部边陲的工业重镇,一个拥有二百四十万国民、六十七万注册劳工的大省,在帝国所有的行省之中,西津的工业产值也能排进前十。

这里不仅已经实现了从封建农业经济到现代工业体系的跨越,而且一个完善的工业体系已经形成框架,初见雏形。而制约这一切的,只有人口,帝国两代帝王数次高度评价西津的发展。

要知道,裴元器可是白手起家的,和其他行省的情况完全不同,他接手西津行省的时候,本地只有二十五万人口,其中大半还是户籍在远疆绥靖区的游牧哥萨克。而裴元器还要兼任大陆方向面对欧洲、西亚地区的外交活动,其成就之高,实在是无可争议。

对于裴元器做出的贡献,李素是非常佩服的,而他本人也是一个实权宗王,也安全局挂职过,这么些年,身边也跟着安全局的人,他清楚的知道,安全局负责的终任审查这方面,裴元器已经过了,这意味着,即便有问题,也属于皇帝也不想追究,甚至不想提及的问题,这种情况下,李素自然也愿意包容一些。

虽然是家宴,几个人谈的也多是正经事,主要是李素向裴元器请教各种问题,西津因为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工作涉及多方面,本地的行政工作、经济工作,对外还要进行外交活动,与周边的绥靖区还有藩地工作,十分复杂,甚至于,还有来自皇室的私人差遣,都是要做的。

可以说,西津地区最高长官,就是全能的人才,李素虽然有所成长,多少还是差一些。

家宴正在进行的时候,侍从官走进来,低声在李昭承耳边说了几句话,就退了出去,李昭承想了想,还是没有拖延,说道:“安全局的消息,四天前,俄国骑兵突袭了巴图林。沃罗涅日的俄军也出兵扫荡,具体的情况还不知晓。”

“马泽帕麾下伤亡怎么样?”李素问。

巴图林是马泽帕的传统领地,也是其麾下哥萨克的政治中心,而最近十年,马泽帕的主要产业都在顿河西岸,沃罗涅日则是俄军在裕王西征之后,面向帝国方向进行防御的两大核心城市之一,驻扎有相当规模的军队。在与瑞典的战争爆发后,沃罗涅日的军队非但没有调动,反而有所增强。

“侍从官只是带来了信息,具体的还不知道。”

李君威见裴元器和李素起身,他招招手说:“都坐下,又不是什么紧急军情,继续吃。昭承啊,你去行营呆着,了解一下详细的情况,再来汇报。”

李昭承点点头,起身离开了。

李素有些坐立不安,因为这原本是他的职差,此时去做事的却是裕王的儿子,而且今时不同往日了,虽然说皇帝不愿再娶的事没有公开,但似李素这等高层早就得到消息,李昭承的地位与皇子无异了。

“王叔,这不好吧,怎么这么差遣昭承呢?”

李君威说:“没什么不好的,当年你不是也在我手下当侍从长嘛,年轻人,要成长就要实职历练。这件事我还想和你说呢,不如让昭承当你的师从长,跟你一段时间,怎么样?”

“别别,我可不敢。”李素被吓了一个激灵。

李君威笑了:“这有什么,自家孩子,你又不是不熟悉。”

李素也明白,李君威有意让自己培养李昭承,这种事他是拒绝不了的。李素说:“那也不能当侍从长,昭承的身份是公开的,哪有裕王之子给别人当侍从长的事。”

当年李素给李君威当侍从长,是身份没有公开的情况下,以禁卫军官,皇帝侍从官的身份出任的,而且他那时候还是世子,而李君威则是帝国最有实权的亲王。

“那你看着安排吧,这次的事情,让他跟你身边,未必要教他什么........。”

李素听了这话,更是摇头了,他觉得就算自己带一带李昭承,也是在大北方战争结束后,没想到战争期间也是如此,想起帝国可能会参战,想起那一个个预案,李素就头大。

“不用担心,囫囵个给我带回来,就行了。”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www.feiszw.com

手机请访问:https://m.feiszw.com/chapter-25965-23121693

推荐:山村情事豪乳老师刘艳少妇白洁胸大有罪淫妻系列乱伦家族都市花缘梦(极度淫荡)官场风流